月影白羽

【凯源】<<断袖>>(转载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『1』
九州之南有一处世外桃源。名唤花都。
花都,花都,自是百花之都。
而此处的花,更是于天地之精华,日月之光辉。久而成精,非一般凡物可比拟。
近来花都的众位都在谣传,花王最近怕是被缠上了。
这一传十,十传百。没多久,整片花都都开始讨论起到底是哪个不要命地小花妖,胆敢打起他们花王牡丹的注意。
花王之绝色,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艳而芳,引得无数少女竞折腰。就连那号称花中皇后的月季,都只敢暗暗觊觎妖后一位,不敢再进一步。
于是乎,小莲精的无意壮举,震惊全国。
而我们的花王殿下,显然是成功被引起了注意。
自古以来,妖要修得人形就难,而草木妖要修得人形,更是要比牲畜难上百倍。心性所致,所以即使修为要比平常妖更厉害,内心却要天真的多。
王俊凯心想,王源那莲花原身真不愧是浸水长大的,大抵是不小心把脑袋也浸坏了,才会生的如此不靠谱。
可这千百年来,敢如此跟他讲话的,王源是第一个。
敢对他笑的如此明媚阳光,肆无忌惮的,王源也是第一个。
望着对方天真无邪的笑颜,王俊凯竟有点不舍得打破这美好的氛围。他沉声轻咳,
“你可知我是何人?”
王源笑的开怀,大抵是没想到他会问如此简单的问题:“花王牡丹啊。”
“你不怕我?”
“你长的那么好看,我为何要怕。”王源笑弯了杏眼,眸中有光,“那我可以追你了吗?花王殿下。”
然后,千百年来静心清修的花王殿下,愣是被这笑靥如花的小莲精,哄地被勾去了心神。
茶水微凉,王俊凯望了眼院中清清落落开了一大片的桃花木,满院桃红尽芳菲,将午后的闲余时光晕染的光华美好。
他挥手拂去飘落在膝上的花瓣,抚平衣摆褶皱,起身背手往院中走去。
待他走近,桃花木窸窸窣窣地一颤,从树上闪出一抹粉色的身影。那人稳稳地倒挂在树干上,语气依旧是那般古灵精怪:
“今天王俊凯为王源断袖了吗?”
王俊凯从袖袋掏出一包枫糖,往他嘴里塞了一颗。末了,刮刮他挺翘的鼻梁。“甜吗?”
“甜。”王源用舌尖把糖咕噜一转,脸颊鼓起一个小凸点。
“甜就下来,等会儿别摔了。”
调皮的小莲精每天都会以各种不同的出场方式出现在他面前。
王俊凯既不鼓励,也不阻止。只是暗地叮嘱了宫殿里的下人,切勿浮躁伤了他。
莲花这圣洁清净的性子,依水而生,仙而雅。怎会养出王源这般古灵精怪的小机灵来。莫不真是变异了吧。
王俊凯若有所思的摇摇头,装作看不到某人偷偷悔棋的举动。畏畏缩缩,做完小动作后又暗暗窃笑的样子也很可爱。滴溜溜的眼珠转了一圈,在耍小花招这点,他真是玩的不亦乐乎。
偏偏在逗弄王源这方面,王俊凯的本事日益见长。这不,大手一摆,又吃了对方一颗子。小莲精杏眼瞪得大大的,白嫩嫩的脸蛋鼓成包子,瘪嘴一甩手。气的直嚷不玩了不玩了。
然后铁面无私的花王殿下,又悄悄放起了水。等小莲精得意洋洋地摇手说“本宝宝真是厉害”时,勾住他的脖子,往怀里一带,语气凶恶却带着宠溺的笑意。
“你说什么?再说一遍?”
这种打一棒子再给颗糖的举动,他也是玩的非常尽兴。
小莲精羞红了一张俏脸,嗅着牡丹怀里的香气,乖巧的没有再辩。
反正好男人总是要宠媳妇的,他就惯着他点吧。

评论(2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