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影白羽

凯源甜段子

源:你从来没有为我买过纹胸!      凯:…      源:你从来没有为我买过卫生J!    凯:…源:每次问你希望我生男孩还是女孩,你都沉默。         凯:…     源:你不爱我了!   凯:如果你可以穿纹胸,并且用的上卫生J,能生孩子,我的确不爱你    !源:老王,你是不是不爱我了…      凯:乖,不哭,性别不同,怎么相爱。

凯源甜段子

“我爱的人不是我的爱人~”王源一边唱一边瞄着旁边正做考卷的王俊凯。
“他心里每一寸都属于另一个人~”没反应,继续唱。
王俊凯还是两耳不闻。
“他真幸福,幸福的真残忍……咳”王源咳了两声:“诶,老王你怎么不骂我了?你是不是不爱我了?”
王俊凯从卷子中抬头看了王源一眼,只一句话就让王源闭了嘴:“等我做完,操哭你。”

凯源污段子

凯源污段子
      我也是想得好污好污!!!😏脑补那啥画面太多了

      源:       “啊------哥,求你了,快点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  凯:     “再张大一点就给你。腿别乱动!要不然不好给你。”

      源:      “啊~      啊!   嗯,    唔……,王俊凯,你好烦,太大了!!还有你能不能动作轻点再慢点!”

      凯:     “哦,好呀…你说什么就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  源:     “喂,你怎么这样,放进去又拿出来!!很难受,我还要要,赶紧放进来。”

      凯:     “别着急,哥都给你。”

      源:   “唔…好多水哦…”

      千玺 开门冲进去说    “你两干嘛呢!我在外面都听见了,以后这种事能不能回酒店再做!”

      源:“我怎么了T^T  ,  我只是饿了,可是我的汤圆吃完了,只能吃王俊凯的……但是他怕我自己拿着全吃完,所以只允许他喂我。可是他有意整我,一下子三个往我嘴里塞!!”

      凯:源儿,咱别理千玺,他最近污的不行!

      千玺:→_→ 拜你们所赐!!!!

      你们看前半段的时候污了吗  。

      更文会比较慢,最近有一个新的大虐文…我想写可是不敢写。怕把好人设给写没了。

      ^O^等我找个文字驾驭能力超强的人请教一下。
     喜欢的关注我一下

【凯源】(断袖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『6』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“哼。”
没等少年把白眼翻完,红衣男子便将他往肩上一扛。台下一片惊呼,打手们才反应过来想去拦,两人却直接化为一抹光消失在舞台中央。
被摔在床上的时候,王源才心道大事不好。连滚带爬地想溜,直接被身后那人握住脚踝扯了回去。
“还想跑?”王俊凯低沉的声线酝酿着暴风雨前的宁静。他低头凑到王源耳边,灼热的气息烫的他猛地一颤,“这花后总算是抓回来了,我也不是拘泥礼数的人,堂我们就先别拜了,直接洞房吧。”说完,还往王源唇上亲了口。开始利索的扒衣服。
“什什什什么……”王源赶紧推开他,抖得跟筛子似地。这才注意到整间房都被布置成了喜房的样子,红烛,红被,红帐……就连王俊凯的衣服……也是红的。
他……他是想要和他成亲吗?
“小坏蛋,居然敢跑到那种地方……”王俊凯生气地咬他耳垂,语气懊恼,“还让那么多人看你跳舞!只有我可以看知道吗?”
“你你你你你……”王源完全反应不过来现在的情形。
“刺啦”一下,是锦帛撕裂的声音。
王源怔怔地盯着那活生生被撕下的水袖,呆若木鸡。
“好,袖也断了。心也赔了。”王俊凯捏捏他的脸颊,语气宠溺,“还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“我……”
“有什么想说的也等明天吧。现在……”他打断王源,笑的危险:“是洞房花烛夜。”
“唔……呜呜呜呜……”
芙蓉帐暖度春宵,从此君王不早朝。
等王源终于被扒光了,才堪堪反应过来。
不过,大概是来不及了吧……
唯有牡丹真国色,花开时节动京城。
可其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。
花间绝色艳冠群芳,世外仙株清丽无双。
世间良配也。
❤感谢看到这里的你❤
 

【凯源】<<断袖>>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『4』
然后小莲精就那么凭空消失在了水中央。
王俊凯心道真是小看了这小傻瓜,法术倒是学的挺不错。尤其是逃跑这方面……
他不禁有些咬牙切齿。
皱眉差下属把整个花都都扫荡了一遍,训练有素的士兵绕着花都一家一户的搜寻。家家户户都被花王的这次大举动吓到。八卦地询问来巡查的士兵,他们只是统一口径:
花后不见了。
这可让花都的所有居民震了三震,我的老天。终于有高人把他们花王殿下给收了,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花都少女们的荡漾心,总算可以消停下来。剩下的单身男子也有了生的希望。
愣着干嘛?还不赶紧帮花王殿下找回花后?!
于是乎,千百年来,花都第一次有了全民团结的大活动。王源的这次出逃,不仅促进了花都人民的凝聚力,也凑巧撮合了好几对在寻找中对上眼的小情侣。增加了花都的成亲率与人口的百分比。
真是误打误撞。

还有后文,别忘了关注我😊

【凯源】<<断袖>>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『3』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王源已经有三天没出现了。
牡丹殿再次回到最初的那般死寂。殿内的下人不知所措地打量花王日渐阴沉的俊脸。没有王源银铃般的笑声,一切又回到原点。甚至更糟糕些……
台上精致的糕点没人偷吃,倒了一次又一次。清香的花茶从温热到冰凉,始终等不到有心人细细地品尝。
王俊凯捏碎了亲手制作的牡丹饼,价值十万两白银的黑牡丹,就那么碎成粉末都无人欣赏。
人呢?
他不快地皱眉,心里却是一阵焦躁。待回过神来,又担心起王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。这家伙真是把他迷得七荤八素的,不然怎么会才三天没见,就已经如此按耐不住了呢。
忧虑泛上心头,没经过细细考量,人就一溜烟跑去找他了。
王源的府邸其实也算的上是豪华,王俊凯不想惊动府中的下人,便从围墙跃入。府中厢房甚多,他那闷头乱转实在是寻不到人。抱臂静等了一会儿,他拉住一个路过的下人询问,那小仆人瞪大了眼睛,战战兢兢地哆嗦了好久,才抖着嘴唇告诉他:
“少……少爷……现,现在在府中的莲花池畔……”
王俊凯嫌那小仆人哆哆嗦嗦的样子拖拉,心里又急。没等他说完,人就跑了。
“沐,沐,沐……沐浴啊———”
小仆人欲哭无泪地盯着王俊凯飞快消失在视野里的背影,心道大事不好。
莲花池畔,仙雾缭绕。
隐在绿叶莲花丛中的,正是他心心念念想了好几日的芊芊少年。
肌肤胜雪,眉目如画。映着荷色,亭亭玉立地嵌于碧水中央。
莲花精清丽脱俗,却意外的比任何花妖都要勾人心魄。王俊凯心里的焦躁顿时一扫而光,除了在那诱人景象下慢慢变紧的喉头,其余还算是正常。
他蹲在池畔,拎起那件带着香气的衣裳。笑的很坏,虎牙尖尖地抵在唇边,透露着恶作剧的意味。
静静欣赏了会儿美人沐浴图,池中那反应迟钝的小莲精,到洗完了才发现不对劲。
“?!”
王源瞪着那双湿漉漉的杏眼,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,带着惊恐。才转头就看见个大活人站在那盯你,不吓才怪吧。
“过来。”王俊凯朝他招手。
王源猛摇头。
“不过来衣服就没咯。”他轻描淡写地威胁道。
王源挣扎了一会儿,又猛摇头。
“那好,我把池里的水抽了,看你出不出来……”
“你敢!”这可是他最心爱的池子!
“你看我敢不敢呀?”王俊凯笑的一脸流氓。
王源瘪瘪嘴,哼一声别过头去。
看来强硬政策行不通,王俊凯细细沉吟,脑袋叮一声,放柔语气:“乖,你过来。告诉我你最近为什么不来找我了?”莫不是喜欢上别人了吧……
“哼,就是不找你。”王源把身体埋进水里,只剩一张俏脸露在水面,他嘟囔道:“让你找花后……不跟你断袖了。”
“什么?”
 

【凯源】<<断袖>>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『2』
晚上睡觉的时候,王俊凯把书卷放回架上,正准备熄灯。房梁处却传来一阵气息均匀的呼吸声。他耳朵尖,一听便知道是谁。
无奈叹息,他凝息一跃。果然是那一条筋的小傻瓜。乖乖的伏在房梁,趴着的样子像极了他曾经养过的那只猫。小小的一只,还总爱撒娇。
都说了回去,又跑回来躲房梁作甚?真的是有那么喜欢自己嘛,小傻子。
他缓缓露出笑意,摸了摸王源柔顺的头毛。引得对方嘟嘟囔囔地一阵梦呓。大抵喊得还是他得名字。
心中暖暖的如同人间四月天。
他施力将王源抱下房梁,力道轻的像是怕碰碎什么珍贵之物。小莲精睡的熟,闻到熟悉的味道安心的不得了,还亲昵地往怀里蹭近了些。
将被子细细地把他盖好,连边角都压得细致。王源长长的睫毛安静地伏在白瓷般的脸颊,静下来地模样终于有了一点莲花的影子。清逸俊秀,精致可人的模样随便甩出那些花枝招展的女妖精一大截。
王俊凯抬手拨了拨他的睫毛,又摸摸他的脸蛋。王源像是感觉到了什么,怕痒地缩了两下。随即又陷入沉睡。王俊凯终于不闹他了,撩起他细碎的刘海,轻轻柔柔的在额头落上一吻。
哎呀,袖子好像真有点岌岌可危。
看来这花后之位,差不多也该有所所定夺了。

【凯源】<<断袖>>(转载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『1』
九州之南有一处世外桃源。名唤花都。
花都,花都,自是百花之都。
而此处的花,更是于天地之精华,日月之光辉。久而成精,非一般凡物可比拟。
近来花都的众位都在谣传,花王最近怕是被缠上了。
这一传十,十传百。没多久,整片花都都开始讨论起到底是哪个不要命地小花妖,胆敢打起他们花王牡丹的注意。
花王之绝色,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艳而芳,引得无数少女竞折腰。就连那号称花中皇后的月季,都只敢暗暗觊觎妖后一位,不敢再进一步。
于是乎,小莲精的无意壮举,震惊全国。
而我们的花王殿下,显然是成功被引起了注意。
自古以来,妖要修得人形就难,而草木妖要修得人形,更是要比牲畜难上百倍。心性所致,所以即使修为要比平常妖更厉害,内心却要天真的多。
王俊凯心想,王源那莲花原身真不愧是浸水长大的,大抵是不小心把脑袋也浸坏了,才会生的如此不靠谱。
可这千百年来,敢如此跟他讲话的,王源是第一个。
敢对他笑的如此明媚阳光,肆无忌惮的,王源也是第一个。
望着对方天真无邪的笑颜,王俊凯竟有点不舍得打破这美好的氛围。他沉声轻咳,
“你可知我是何人?”
王源笑的开怀,大抵是没想到他会问如此简单的问题:“花王牡丹啊。”
“你不怕我?”
“你长的那么好看,我为何要怕。”王源笑弯了杏眼,眸中有光,“那我可以追你了吗?花王殿下。”
然后,千百年来静心清修的花王殿下,愣是被这笑靥如花的小莲精,哄地被勾去了心神。
茶水微凉,王俊凯望了眼院中清清落落开了一大片的桃花木,满院桃红尽芳菲,将午后的闲余时光晕染的光华美好。
他挥手拂去飘落在膝上的花瓣,抚平衣摆褶皱,起身背手往院中走去。
待他走近,桃花木窸窸窣窣地一颤,从树上闪出一抹粉色的身影。那人稳稳地倒挂在树干上,语气依旧是那般古灵精怪:
“今天王俊凯为王源断袖了吗?”
王俊凯从袖袋掏出一包枫糖,往他嘴里塞了一颗。末了,刮刮他挺翘的鼻梁。“甜吗?”
“甜。”王源用舌尖把糖咕噜一转,脸颊鼓起一个小凸点。
“甜就下来,等会儿别摔了。”
调皮的小莲精每天都会以各种不同的出场方式出现在他面前。
王俊凯既不鼓励,也不阻止。只是暗地叮嘱了宫殿里的下人,切勿浮躁伤了他。
莲花这圣洁清净的性子,依水而生,仙而雅。怎会养出王源这般古灵精怪的小机灵来。莫不真是变异了吧。
王俊凯若有所思的摇摇头,装作看不到某人偷偷悔棋的举动。畏畏缩缩,做完小动作后又暗暗窃笑的样子也很可爱。滴溜溜的眼珠转了一圈,在耍小花招这点,他真是玩的不亦乐乎。
偏偏在逗弄王源这方面,王俊凯的本事日益见长。这不,大手一摆,又吃了对方一颗子。小莲精杏眼瞪得大大的,白嫩嫩的脸蛋鼓成包子,瘪嘴一甩手。气的直嚷不玩了不玩了。
然后铁面无私的花王殿下,又悄悄放起了水。等小莲精得意洋洋地摇手说“本宝宝真是厉害”时,勾住他的脖子,往怀里一带,语气凶恶却带着宠溺的笑意。
“你说什么?再说一遍?”
这种打一棒子再给颗糖的举动,他也是玩的非常尽兴。
小莲精羞红了一张俏脸,嗅着牡丹怀里的香气,乖巧的没有再辩。
反正好男人总是要宠媳妇的,他就惯着他点吧。